诺曼底登陆70周年:12000名法国平民丧生

核心提示:法国北部的诺曼底海岸,1944年6月6日,人类军事史上最雄心勃勃,同时也是最令人惊叹的一次登陆作战在此上演。这场战役代号“霸王行动”,而登陆的第一天也被称为“最长的一天”。通过交战双方退役老

解说:乔治巴顿是二战中最具争议的一位将领,与艾森豪威尔和蒙哥马利不同,他对战争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巴顿性情粗鲁,刚愎傲慢,士兵们喜欢他,但盟军的其他将领却认为他难以合作,只有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明白巴顿的价值。因为在德国人眼中巴顿才是最让他们惧怕的人,此时诺曼底战役已经开打一个多月,盟军虽然攻下了瑟堡和卡昂,但大批德军依然横档在诺曼底和巴黎之间。眼看战事就要陷入僵局,艾森豪威尔终于决心启用巴顿这个终极武器来打破战场的胶着状态。但此时,巴顿要面对的却是他将成为老部下布拉德利的下属。

解说:布拉德利在7月底发动了“眼镜蛇”行动,巴顿也等来了一展雄心的机会,这次行动的本意是突破德军在科唐坦半岛的防线,但是骁勇善战的巴顿却将这次突破变成了一场势如破竹的突进,这个被希特勒称为“疯狂的牛仔将军”的人,让美军在一天中推进得比过去六周还要远。而德军防线也被巴顿一举击溃,法国境内的德国军队不得不转入战略撤退,巴黎已经近在咫尺。

安东尼比弗尔:整个诺曼底战役的最后阶段,美军在巴顿的带领下突破德军防线,横跨法国中部开始向巴黎进发,这可以说是令人兴奋的。巴顿本人也曾写道,美国兵的战争创伤已经不复存在了,受伤的士兵想重新投入战斗,因为他们想留在那里,直到最后,当然他还与之前在波卡基的战斗进行了对比,所以特别是从美国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令人兴奋的时刻,因为英国和加拿大人没能率先突破德军,而他们面前的德军仍然在坚持,在战斗,甚至在撤退中都表现得非常坚定和勇敢,给英国和加拿大造成了重大伤亡。

解说: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成功突围之后,诺曼底战役基本大局已定,一些美国士兵自登陆以来,第一次得到了休息的机会,乔治史蒂文斯和他的团队在前线后的美军营地拍摄到了这些镜头。而在海岸边,所谓的“大西洋壁垒”已不复存在,废弃的堡垒很快成为了旅游景点,美国战地记者杰克利布和他的同事在查看掩体,背后有一些法国孩子在好奇的张望。

美国摄制组还记录下了这样的场景,许多美国兵被当成解放者欢迎,纳粹的时代终结了。实际上,被纳粹德国占领了4年,而现在又陷入战乱之中的百姓他们态度摇摆不定,这也完全可以理解。

彼得利布:法国平民在诺曼底战役中吃了大苦头,仅在卡昂轰炸中就有2000名平民丧生,而在整个战役中更有12000名平民丧生,可以说法国平民是被夹在中间的,双方都使用重炮,而盟军也大规模使用空军进行轰炸,平民伤亡就不可避免。在登陆之前和登陆过程中,以及之后的战斗中,德军军队都面临着如何处理法国平民的棘手问题,是否应该疏散平民,或者是放任不管。要指出的是德国人做出疏散平民的决定并非基于人道主义,而是担心法国平民帮助盟军一起对抗,或者为盟军提供情报。在诺曼底战役中,德国人最终也没有提出应对平民的好办法。

解说:即便在被解放后,平民的危险仍然没有结束,德国军队在许多城镇和道路上布雷,以图阻止盟军前进。

安东尼比弗尔:法国平民的反应很复杂的,这一点并不奇怪,有的平民对解放是非常欢迎的,但是这一切都取决于家里房子和农场的损毁程度,也有许多法国平民有一种深深的恐惧,他们害怕盟军失败,德国人会回来报复他们。他们都还记得迪耶普登陆的惨败,所以直到诺曼底战役开始几个星期之后,法国人才意识到登陆的存在,才相信盟军会取得胜利。

解说:1944年8月21日,盟军陆军总司令利蒙哥马利将军发出声明,胜利已经确定无疑,胜利是完全的和决定性的,上帝给我们带来了胜利。这份声明中,盟军的困境、失误和大量的伤亡并没有被提到。8月22日,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派出法国第二装甲师进攻巴黎,在一种外交姿态下,法国人将解放自己的首都。许多反抗组织成员纷纷加入戴高乐将军的自由法国军队,其中就包括从卡昂来的雅克维科,当年他21岁。

雅克维科(法国抵抗组织):来到巴黎让我们信心满满,法国的心脏已经恢复自由和独立,我们不再附属于任何人。我们相信其他被占领的法国领土也将很快被解放,巴黎解放战役是伟大的,我们必须派出一支先遣队渗透德军的防线,以便与城内的反抗军民建立联系,这是一个神话般的意义非凡的战斗。

解说:1944年8月24日,乔治史蒂文斯和他的摄制组在巴黎见证了阅兵式的盛况,整个巴黎都在欢呼之中,当年的一句流行语是“终于可以呼吸自由了”。德军驻巴黎的最高军事长官冯肖尔蒂茨将军此前曾接到希特勒的命令战至最后一人,然后摧毁这座城市,但这位将军更愿意相信希特勒已经疯了,他决定向法军投降。这是属于戴高乐将军的时刻,自1940年法国被德国占领以来,他就一直是自由法国军队的领导者,应美国奥马尔布拉德利将军的要求,8月26日,戴高乐在香榭丽舍大街检阅了美国的第28步兵师。

1944年9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纽约举行会谈,就相关问题交换意见,战胜纳粹德国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但他们知道,重要的一步已经迈出。同盟国还需要坚持7个月充满鲜血、汗水和泪水的战斗来终结希特勒的时代。

在诺曼底的奥格朗代德军公墓,一万名德国士兵长眠于此。整个诺曼底埋葬了超过八万名德军士兵,他们为帝国和元首尽忠,不知多少人是出于自己的意愿。

安东尼比弗尔:“霸王行动”无疑是相当重要的,在象征性方面,它是一个标志性时刻,意味着解放西欧的开始,另外在实质性方面,我们设想一下先不考虑霸王行动的成败,就假设登陆日被不断推迟会如何。如果盟军的行动因为天气原因三番两次被推迟,那么德国人就能够确定盟军登陆的具置,盟军的进攻或许将被推迟到1945年。所以这引发了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在1945年底盟军没能推迟来到莱茵河,或更近的位置,那么现在欧洲的政治格局将是怎样的。所以这确实是个大问题,我不喜欢马后炮,但我认为必须正确认识和看待诺曼底登陆,以及当时西线的作战。

解说:盟军为了诺曼底战役的胜利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总计伤亡人数超过二十二万五千。1944年6月6日,在奥马哈海滩登陆的美军坦克兵是最早的一批牺牲者。时至今日,诺曼底海滩的潜水员还会时常来此探访,这些谢尔曼坦克残骸沉入英吉利海峡已经整整70年,却依旧保存完好。在对奥马哈海滩的第一波攻击中有32辆水陆坦克参战,其中的27辆连同33名美军士兵一起沉没,而最后成功登陆的仅有两辆谢尔曼坦克。这些第二次世界大战留下的状况遗迹,已经作为人类史上最大的两栖登陆作战的一部分载入史册。这是正义之师旨在解救下的欧洲人民并摧毁纳粹的伟大行动,同样的这些幽灵般的残骸也在时刻暗示着“霸王行动”的风险和艰难程度。

陈晓楠: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士兵,而对我来说你却是整个世界。这是一句在欧美流传甚广的墓志铭,一个妻子等待着丈夫的归来,但最终等来的却是丈夫的死讯,这是战争带来的无数令人心碎的故事当中的一个。今天是2014年6月6日,距离那个“最长的一天”刚好70周年,70年已经达到了一个人生命的长度,那些当年浴血奋战的人们或许已经远去,70年的潮起潮落也早已经洗去了海滩上的鲜血和泪水。但是那些生存与死亡,恐惧与勇气的故事却仍然在被传送,在后人的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迹。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