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哈佛代高乐”的增高骗局:原来是维生素片

武汉二十岁的小颖虽然已是大二的学生,个头却仅有一米四七,这样的身高是否还能继续增长成了小颖的一块心病。

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全家人不仅为她买过增高器械,而且也为她买过一些药品,但始终没有什么效果。就在小颖逐渐意识到增高产品很难帮助自己再长高的时候,今年年初,一则“增高药”电视广告的出现又让她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

而被称为延边大学医学院院长的张植法,在广告里的讲话同样对这种增高新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们对这个产品非常有信心,它在全球的普遍增高率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它肯定能够实现整个亚洲地区青少年朋友的增高梦想。

据说是中国青少年成长促进协会的会长李立伟也出现在广告中,他也号召想长高的青少年服用这种长高药。

除了广告中出现的这几位官员和专家外,进一步坚定了小颖购买决心的,是这种增高药的研制单位美国哈佛大学:2003年哈佛代高乐在美国研制成功,由美国哈佛医学院、中国延边大学医学院、韩国汉城国立医学院所作的临床实验显示,人体在使用哈佛代高乐一个星期之后由于soca元素的进入人体骨骼中生骨细胞的数值有明显增加。

按照广告上的地址,小颖来到了武汉哈佛代高乐长高中心,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接待了她。

据了解,人体长高是跟骨骺线有密切联系的,骨骺线闭合,人就不再有长高的可能了。李医生在给小颖测完骨骺线后,还一再保证,小颖服用3个月哈佛代高乐后至少会长三到七厘米,于是,小颖花9960元买下了够一年服用的哈佛代高乐,共计20盒。

按照李医生的说法,服用哈佛代高乐只要3个月就能够长高三到七厘米,然而,满怀希望的小颖严格按照那位李医生的叮嘱,服用了近半年的哈佛代高乐,却发现自己一厘米也没有增长。

回忆起在长高中心买药的情景,小颖感到自己有可能受骗了。于是她向武汉市工商局进行了举报。工商人员根据小颖提供的情况对这家长高中心进行了网上查询,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整个工商系统的登记查询资料里,根本就没有武汉市哈佛代高乐服务有限公司这么一个企业。

无证经营的公司又怎能为消费者开药呢?记者跟随武汉市工商局、武汉市卫生局的执法人员对这家长高中心进行了明查暗访。

当我们走进位于武汉市繁华地带写字楼里的哈佛代高乐青少年长高中心时,看到四周都挂满了大幅宣传画和广告,在一个小屋里,我们见到了为小颖作检测的仪器。这台仪器到底有什么作用呢?执法人员以寻求合作的方式了解了相关情况。

湖北新东科药业公司大区经理胡中伟坦率地说:“那个东西就是忽悠人的,做给别人看的。就搞这个有说服力的东西给别人看。”

调查中,记者和执法人员发现,这台X光检测仪放在这里只是个摆设,所谓的检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最终,医生给被检查的人出具的都是骨骺线假性闭合或者没有闭合的结论。有了这个结论,接下来自然就是开药了。执法人员根据小颖的指认,找到了给她作检查和开药的李小华医生。

武汉哈佛代高乐青少年长高中心李小华医生说:“我们一般人开,也就开一盒,开一盒和开20盒是什么区别,开一盒吃了没效果,肯定是不来了,我开20盒他不来我无所谓,我赚了20盒了。”

据了解,这家长高中心其实是湖北新东科药业公司下属的一家销售公司,长高中心所销售的增高新药正是由新东科药业公司负责总经销的,调查中执法人员发现,这家长高中心虽然打着免费为消费者检测的幌子,但实际目的却是为了推销哈佛代高乐这种药。

执法人员在掌握相关证据后,对这家中心进行了突击检查。在执法人员面前,这位一直以医生自居的李小华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据执法人员初步调查,李小华根本不具备行医资格,只是普通的药品推销员。而在这个增高中心从业的几名所谓医生、专家,也都提供不了能证明自己执业资格和身份的有效证件。

执法人员现场查明,这家青少年长高中心从去年10月份到今年5月份,总共向300多人销售哈佛代高乐2000多盒,销售金额近百万元。调查中记者发现,大多数前来购买这种所谓的增高药的消费者都是看了相关广告。

无论是在广告里,还是在长高中心工作人员的口头宣传中,哈佛代高乐最终打动人的卖点就是“哈佛大学研制”,那么,这种增高药真的是哈佛大学研制的吗?为了求证,记者专门给哈佛大学发送了一封邮件,很快,哈佛大学回复了邮件,并且还委托了其在中国的法律顾问香港陈韵云律师行的郭心仪律师对此事进行了解释。

哈佛大学在中国的法律顾问郭心仪律师表示,哈佛大学迄今为止并没有投资2.5个亿去研究哈佛代高乐,哈佛大学将保留对这家公司提起法律诉讼的权利,以保护中国消费者的利益。

那么,出现在哈佛代高乐增高药广告中的国家机构和科研单位的官员和专家是否也有问题呢?记者对广告中出现的几位官员和专家进行了调查。

赵靖俭,广告中说是国家食品医药管理局副局长。记者查阅了我国政府机关的构成后,发现并没有叫“国家食品医药管理局”的单位,承担食品药品方面管理职能的单位,准确名称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自1998年成立至今从来没有过名叫赵靖俭的副局长。

张植法,广告中介绍是延边大学医学院院长。据延边大学医学院院长办公室主任金光显介绍,1996年以后,什么院长副院长都没有叫张植法的。

李立伟,广告中的身份是中国青少年成长促进协会会长。为了求证李立伟的身份,记者采访了负责社团组织、注册和管理的国家民政部。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成立带中国字头的社会团体应当在民政部登记,经查实,没有发现中国青少年成长促进协会在民政部登记的记录。

经过一系列调查,记者发现,虽然广告中这三位被称作权威机构和科研单位的所谓官员和专家都是冒牌货,但这条炮制的极具欺骗性的哈佛代高乐增高药电视广告在广东、陕西、河北等地的一些媒体上都出现过。那么,这种叫哈佛代高乐的增高药来自哪里?究竟是一种什么药呢?

在吉林省龙井市,我们找到了哈佛代高乐的生产厂家延边大学草仙药业有限公司。

厂里的负责人承认,哈佛代高乐实际上就是五维赖氨酸片,是由五种维生素和一种氨基酸组成的一种普通营养补充剂,厂里和湖北新东科药业公司签订了授权委托书,由湖北新东科药业作为哈佛代高乐的全国代理商,负责产品的广告宣传和市场销售。

据李总介绍,虽然有些广告有些不妥,但也很难制止。在进一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负责产品广告宣传和市场销售的湖北新东科药业公司把这种普通的营养补充剂五维赖氨酸片包装成了具有神奇增高效果的“哈佛代高乐”。据有关专家介绍,普通的五维赖氨酸片一盒不过十几元钱,变成“哈佛代高乐”之后,价格翻了八倍,一盒卖到80多元钱。

随后,记者又在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查阅了这则广告的原始审批内容,经过审批、允许在媒体上发布的广告内容其实就是五维赖氨酸片的说明书,而不是“哈佛代高乐”增高药。

原来,广告中所宣传的“美国增高新药”哈佛代高乐其实不过是吉林省龙井市草仙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五维赖氨酸片,正是这样一种普通的营养补充剂,经过总经销商湖北新东科药业有限公司篡改广告审批内容后,给它戴上了哈佛大学研制的帽子,又虚构了权威部门官员和专家进行推荐,最后通过无照经营的所谓长高中心进行销售,从而使普通的五维赖氨酸片摇身一变成了身价不菲的神奇增高药哈佛代高乐。

为了了解这些广告是如何策划出来的,记者来到湖北新东科药业有限公司进行调查。

湖北新东科药业有限公司大区经理胡中伟说:“这个也不是说不应该,打点擦边球,这很正常。”

正是由于这种经过夸大的包装策划,湖北新东科药业公司通过医院专科、药店促销等手段在广东、河北、陕西等地销售这种所谓的增高药,从去年5月至今,共卖出哈佛代高乐近20万盒,销售金额高达1600万元。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