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12月5日是荷兰(以及一些荷兰殖民地)一个属于儿童的古老传统节日——圣尼古拉斯节。圣尼古拉斯的原型是公元三世纪一位希腊主教尼古拉斯,这位老人有着白色的胡子和头发,红色的帽子和斗篷,他骑着一匹灰色的马,还有一个或多个叫Piet的助手。他总是在自己生日的前一晚悄悄从窗户把一些礼物送给穷人家的孩子,因此他也被认为是儿童的守护神。

在荷兰,圣尼古拉斯节被整个社会所重视,不管是政府、学校还是家庭,大人们都会在12月到来的时候认真地为孩子们演圣尼古拉斯坐船来荷兰的戏。各个城市、乡村都会有成人扮演故事中的角色,真的从运河里坐船款款而来。小朋友们会沿街等待、庆祝。12月5日这天入夜前,各家会在门前、烟囱旁边为圣尼古拉斯之马准备胡萝卜,孩子们便带着梦想睡去。父母们会在孩子们睡着后将他们希望得到的礼物放在一个袋里或是鞋子里,和礼物放在一起的还有一首押韵的小诗。诗的内容是关于过去这一年孩子的表现,表扬好的一面,同时也提出一些不足,希望孩子能在来年努力做得更好。其实是假装圣尼古拉斯知道一切——孩子们为了能做个好孩子,来年还能得到礼物,就会努力改进自己。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荷兰所有的学校都要带领孩子们为同学制作Surprise(惊喜)。活动开始由每一位同学在小纸条上写下自己的爱好和心愿,心愿单上的小礼物当然是有价格限制的(10欧以内)。大家会在老师的带领下抽签,每位同学要做一个手工模型送给自己抽中的同学,制作期为两周。模型的主题与被抽中同学的爱好有关,礼物要放在模型里。按传统惯例,每个孩子还要为同学写一首押韵小诗,而制作者被要求匿名,统一留名“圣尼古拉斯”。这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可是学校里的一件大事,也是孩子们各显身手的重要任务。

没想到,前两天我儿子边做手工边跟我吐槽:“每年的圣尼古拉斯节对我来说就是一场噩梦。虽然要给同学准备Surprise(惊喜),但对我这种手残党来说,那简直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去年我抽到给Lotte做‘惊喜’,她拿到的时候认真看了好久,问我做的是啥。你知道有多尴尬吗?”

我安慰他说:“反正你尽力了。我也是个手残党,我也尽力了。人生尽力就好了。”

他说:“我们班同学都做的是硕大的东西。去年Toon给Amy做了一个2米多长的铅笔,礼物藏在铅笔里,里面还有支撑架和机关。”

这简直戳中了我的笑穴,笑得我四仰八叉,眼泪横流。我努力喘口气,控制住我的情绪:“那Amy是怎么把这笔搞回去的?”

他很认真,并没有笑:“好像是扛回去的。在surprise还没揭幕的时候,我就好担心那玩意儿是我的。当时我就想,可怎么搞回家呀?你知道吗,还有更大的!”

小朋友仍然很严肃:“Jimmy去年给Gasper做了一辆小汽车,比Gasper还大个儿,Gasper背在背上搞回家的。幸好家不远,要不还得让他爸开大汽车来运小汽车。”

我简直笑抽搐了,但仍然想假装一个好人。我说:“Tatum去年给你做的太阳系的各个行星好精致,一看就是下了大功夫的。”

小朋友接着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不,这种东西是世间最难搞的东西。每个同学都下了功夫做。那么大一坨,放家里吧,没啥用,大多也不怎么美。扔了吧,又显得我太薄情。真希望上中学就不再搞这个事了,结束这场噩梦吧。”

我俩接着鼓足勇气一起做今年的surprise——今年儿子抽到给Maud做礼物。Maud喜欢任天堂的游戏,她在学歌剧。我们想来想去,做和歌剧有关的东西估计要折腾死,就做了一个switch游戏机。按传统惯例,小朋友写了押韵的小诗贴在假屏幕上。我问他:“为什么不写手写体,那更好看呀?”他说:“演戏要演全套呀,Switch屏幕上不会有手写体的。” 我竟无言以对。

收工时,儿子觉得这是他这些年来最像样的一个surprise作品了。其实等他将来长大回忆这些事,一定又会感觉不一样吧?!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