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糟糕的足球队灾难中崛起

1995年7月,加勒比岛国蒙特塞拉特岛的苏弗里耶尔火山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喷发,给这个岛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在火山喷发之后,加勒比岛大部分区域都被厚厚的火山灰覆盖,空气中弥漫着二氧化硫烟雾。蒙特塞拉特岛的首都普利茅斯遭到毁灭性打击,不得不被抛弃。

在此后的5年间,苏弗里耶尔火山依旧在不断地喷发。最终,蒙特塞拉特岛超过三分之二的区域不再适宜居住,全国11500名国民的三分之二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家乡。

这座曾经风景如画般的岛国从此不复存在,大部分土地都被封锁。而仅剩的土地中,人们也只能每天提心吊胆的度日,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次喷发何时到来。

蒙特塞拉特与直布罗陀或福克兰群岛一样,都属于英国的海外领土;自治,但最终还是在英国的控制之下。

由于被迫离开家园,大部分蒙特塞拉特居民选择定居在英格兰,主要集中在伦敦和伯明翰的移民社区。

是的,蒙特塞拉特遭到了灭顶之灾,国家不再适宜居住、国民被迫远离故土。但他们却依然有一种方式继续展现他们的团结精神,那就是足球。

蒙特塞拉特国家队首次出现在国际赛场是在1991年,但直到1996年他们才成为国际足联的成员国。数十年来,他们一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国家队之一。

从1991年至2012年,他们共参加了27场比赛,仅仅赢下其中的两场,且对手都是目前世界排名倒数第二的安圭拉。

2004年3月,蒙特塞拉特在火山喷发后的第9年首次举办主场比赛,那是2006年世界杯预选赛的首轮,他们最终以0-7不敌百慕大。

“国家队曾经很混乱。”为蒙特塞拉特曾出场21场国家队比赛的亚历克斯戴尔说。

“我们没有让这一切变得简单的方式,每个人都尽了最大努力。我们没有资金,没有设施,换言之,我们一无所有。”

戴尔现年32岁,是一名中场球员,曾在瑞典、挪威和科威特踢过球。他父亲的祖父母是蒙特塞拉特人,他于2011年宣布为蒙特塞拉特效力。

那一年,蒙特塞拉特是世界上并列倒数第一的国家队,但仅仅十余年后,他们世界排名已经升至第178位,不仅如此,球队的改变与进步也已夸张的速度进步。

“当我初入国家队时,我们甚至没有合身的球衣,”戴尔继续说道,“感觉这里与世界脱节了,当其他国家的足球事业起步时,这里还只是一片荒芜之地。”

“但随着我们的努力,它逐渐变得越来越好,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的进步是飞速的。我们有一个很棒的赞助商,他们明白我们不仅仅是一直想要踢球和想要赢得比赛的球队,他们与我们并肩走过了这段艰难的旅程。甚至可以说,他们得到了这座岛。”

蒙特塞拉特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比赛,在2012—2017年之间,球队一共只打了7场比赛。

2018年,随着中北美及非洲国家联赛的诞生,这一情况发生了改变。蒙特塞拉特得以有规律的踢上国际比赛了。

自此之后,他们一共踢了18场比赛,取得了8场胜利。而这些胜利都是由最近刚刚下课的苏格兰主帅威利多维奇所带领获得的。

随着球队命运的改变,越来越多的球员想要加入蒙特塞拉特,但国家队成员的招募不总是那么容易。

“这是个相当漫长的过程。”36岁的前锋布拉德利伍兹-加内斯笑着说。他与2012年加入蒙特塞拉特国家队,自此之后,他一直与老朋友兼队员迪恩梅森一起为国家队寻找新队员。

“有时我会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传统的加勒比海名字,再去游戏足球经理里找这些姓氏的球员。如果我真的找到一个符合条件的球员,我会在Facebook上给他发消息。”

“有些人会以为这是开玩笑。但是一旦我能够与他们进行电话沟通,我就会向他们介绍我们的情况,我们有怎样的球员,我们要参加什么样的比赛,我们曾经击败过哪些对手。一切都很顺利。”

蒙特塞拉特阵中较新加入的球员有现效力于诺丁汉森林队莱尔泰勒,他在2015年加入蒙特塞拉特。并且为球队打入10个进球,是队史射手王。

还有前索尔福德中场球员马蒂威洛克,他的兄弟曾效力于纽卡斯尔和女王公园巡游者,他于2021年加入球队。

蒙特塞拉特在近10年的改变与提升是巨大的。他们在2019年仅仅因为净胜球的劣势,没能力压萨尔瓦多获得中北美地区金杯赛的资格。而萨尔瓦多则是一个人口超650万,世界排名比他们高出100名的大国。

“会有一些不美好的回忆,但最近我们一直取胜,我们的球迷对此感到欣喜若狂。”戴尔说。

“这给了他们一些快乐,也激励了年轻一代的孩子们。他们或许可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为国家队披挂上阵的情景。”

“以前,你不会看到任何孩子踢足球,当我们老去时,现在的这些孩子们已经拥有了一条完整的‘路’。他们可能会在足球方面取得成功,也可能不会,但足球会给他们一种动力和激情,并给他们生活其他方面带来帮助。”

球队中的球员们大多是在英国或是其他地区长大,但选择加入国家队,给予了他们一次回到故乡的机会。在岛上呆的时间越长,球员们越能意识到,他们所代表的是一群怎么样的人,也能了解到一场球赛的胜利意味着什么。在回到“家乡”后,球员们觉得他们与这里的联系变得更加牢固了。

“尽管我们是从英格兰这样的西方国家中长大的,但回到这里的一瞬间,我感到找到了我DNA中缺失的一部分。”戴尔说。

“我们会去不那么危险的地方走走逛逛,这样就可以了解到这片土地曾经发生过什么。那场灾难是这里人们一生的伤痛,但也正是这样的伤痛,将人们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这里更像是一个大型社区,人们都在互相的扶持中前进。”

“每当我在赛场上看到这里的居民,我都会看到他们脸上洋溢的自豪,即使有时我们输掉了比赛,我们也应该力所能及的为这里做一些事情。”

“我们的工作是足球,但我们不仅仅是足球运动员。我们也在场外为这里做过一些事情,这里是值得被称赞的。它的美丽和淳朴的居民,应该被全世界的人们发现。”

能获得中北美洲金杯赛的一个名额依然是蒙特塞拉特的目标,在今年,他们前4场比赛仅仅取得1胜,这也意味着他们将面对此后更艰难的比赛。尽管这一次可能依然没有机会晋级,但蒙特塞拉特国家队无疑朝着一个更好的方向前行。

“我们知道,(决赛圈)仅有咫尺之遥,但我们没能完成目标,还是会感到失望。”

“尽管我们知道我们每场比赛可能都会失利,但我们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们知道我们是一支优秀的球队,我们甚至有能力击败一些更大的国家。”

“在成长中,都会经历一些愉快的时光和糟糕的经历。但每个人在成长中都知道我们经历过什么,以及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每个人都尽自己所能完成这一切。”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